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编辑:倔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0 14:26:51
编辑 锁定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内容简介: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在马尔堡市郊外,从陡壁悬崖上探出身躯,不怕寒风,不怕眩晕,望着黑沉沉的下面。在线条交织的网中,在线条交叉的网中,在月光照耀的落叶上,在空墓穴的周围,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卡尔维诺代表作。他用小说搭起迷宫,与读者你一起做文字和思想的游戏,正如情欲开放了男人和女人的时空,阅读,也让读者、作者和作品碎成万花筒里的玻璃,自由变幻着世界。繁华镜像之间,你是否看见了卡尔维诺的狡黠?
书    名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作    者
伊塔洛•卡尔维诺 田智
出版日期
2012年4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44722295, 9787544722292
外文名
Se una notte d'inverno un viaggiatore
出版社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
页    数
320页
开    本
32
品    牌
江苏译林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基本介绍

编辑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内容简介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编辑推荐:在大陆,王小波、苏童、阿城、止庵是他的忠实粉丝。在台湾,朱天文,唐诺是卡尔维诺不余遗力的传播者。在香港,梁文道说他一直在准备谈卡尔维诺,可是一直没准备好。
  *全新“卡尔维诺经典”系列,译林独家版权出版,弥补多年市场空缺。
  *权威版本,全面修订2006年单行本译本,并增补卡尔维诺各作品自序、后记、注释等重要资料。
  *知名设计师全新装帧,精装双封设计,书脊烫金,封面采用原创线条图,赋予每部作品文学个性。
  “卡尔维诺经典”系列包含:
  ·通向蜘蛛巢的小径:卡尔维诺处女作,顽童皮恩的眼睛来描述的战争、性、英雄主义、历史……
  ·分成两半的子爵:卡尔维诺代表作,《我们的祖先》之一,王小波盛誉的完美作品
  ·烟云/阿根廷蚂蚁
  ·意大利童话(上、中、下):因为卡尔维诺,《意大利童话》站在与《格林童话》同样的高度。
  ·树上的男爵:卡尔维诺代表作,《我们的祖先》之一,王小波盛誉的完美作品
  ·短篇小说集(上、下)
  ·不存在的骑士:卡尔维诺代表作,《我们的祖先》之一,王小波盛誉的完美作品
  ·宇宙奇趣全集:卡尔维诺最天马行空的作品,赋予文学以科学的诗意,比哲学著作更有深度,比科幻作品更有趣
  ·疯狂的奥兰多
  ·看不见的城市:卡尔维诺代表作,献给城市的最后一首爱情诗
  ·命运交叉的城堡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帕洛马尔:朱天文《巫言》灵感之源
  ·美国讲稿:卡尔维诺的文学宣言,又名《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我一直喜欢卡尔维诺,看了这本书,就更加喜欢他了。(王小波)”
  ·为什么读经典:进入经典世界最好的入门书。莫言、李敬泽推荐!
  ·巴黎隐士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作者简介

作者:(意大利)伊塔洛·卡尔维诺 译者:萧天佑
  
  卡尔维诺是意大利当代最具有世界影响的作家。于198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提名,却因于当年猝然去世而与该奖失之交臂。但其人其作早已在意大利文学界乃至世界文学界产生巨大影响。卡尔维诺从事文学创作40年,一直尝试着用各种手法表现当代人的生活和心灵。他的作品融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于一身,以丰富的手法、奇特的角度构造超乎想像的、富有浓厚童话意味的故事,深为当代作家推崇,并给他们带来深刻影响。《我们的祖先》三部曲、《命运交叉的城堡》、《帕洛马尔》等达到惊人的艺术高度和思想深度。《意大利童话》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意大利民间口头故事的原貌,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兼具,是再现意大利“民族记忆”之深厚积淀的不可多得的作品。《美国讲稿》是卡尔维诺对自己近40年小说创作实践的丰富经验进行的系统回顾和理论上的总结与阐发。他的作品以特有的方式反映了时代,更超越了时代。
  关于生平,卡尔维诺写道:“我仍然属于和克罗齐一样的人,认为一个作者,只有作品有价值。因此我不提供传记资料。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但我从来不会告诉你真实。”
  1923年10月15日生于古巴,1985年9月19日在滨海别墅猝然离世,而与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
  父母都是热带植物学家,“我的家庭中只有科学研究是受尊重的。我是败类,是家里唯一从事文学的人。”
  少年时光里写满书本、漫画、电影。他梦想成为戏剧家,高中毕业后却进入大学农艺系,随后从文学院毕业。
  1947年出版第一部小说《通向蜘蛛巢的小径》,从此致力于开发小说叙述艺术的无限可能。
  曾隐居巴黎15年,与列维—施特劳斯、罗兰·巴特、格诺等人交往密切。
  1985年夏天准备哈佛讲学时患病。主刀医生表示自己未曾见过任何大脑构造像卡尔维诺的那般复杂精致。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章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第二章
  在马尔堡市郊外
  第三章
  从陡壁悬崖上探出身躯
  第四章
  不怕寒风,不怕眩晕
  第五章
  望着黑沉沉的下面
  第六章
  在线条交织的网中
  第七章
  在线条交叉的网中
  第八章
  在月光照耀的落叶上
  第九章
  在空墓穴的周围
  第十章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文摘

编辑
你即将开始阅读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先放松一下,然后集中注意力。抛掉一切无关的想法,让周围的世界隐去。最好关上门,隔壁老开着电视。立即告诉他们:“不,我不要看电视!”大声点,否则他们听不见。“我在看书!不要打扰我!”也许那边噪音太大,他们没听见你的话,你再大点声,怒吼道:“我要开始看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了!”你要是不愿意说,也可以不说;但愿他们不来干扰你。找个最舒适的姿势吧:坐着、仰着、蜷着或者躺着。仰卧、侧卧或者俯卧。坐在安乐椅上、长沙发上、摇椅上、躺椅上、睡椅上。躺在吊床上,如果你有吊床的话。当然也可以躺在床上,或者躺在被窝里。你还可以头朝下拿大顶,像练瑜伽功。当然,书也得倒过来拿着。是啊,理想的阅读姿势是找不到的。过去人们曾站在阅读架前看书,习惯站着。他们习惯站着不动。骑马骑累了,他们就那样站着休息。以前还从来没人想到骑在马上看书;可今天,骑坐在马鞍上看书,把书放在马背上或者用特制的马具把书挂在马耳朵上,好像对你挺有吸引力。两足插在脚镫里看书应该是个非常舒适的姿势。要从阅读中得到享受,首要的条件就是把两只脚抬起来。喏,干吗愣着?伸直腿,抬起脚,跷到一个软垫上,跷到两个软垫上,跷到沙发扶手上,跷到沙发上,跷到茶几上,跷到写字台上,跷到钢琴上,跷到地球仪上。先脱掉鞋子。如果你愿意,就把脚跷起来。如果不愿意,那就把鞋穿上。别站在那里,一只手拿着鞋,一只手拿着书。调一调灯光,别让它太刺眼。现在就做,因为你一旦读上瘾,就顾不上这些了。不要让书页笼罩在阴影里,那会使一团黑字衬在灰色的背景上,像一群整整齐齐的老鼠;当心别让灯光太强,像南方中午的日光那样直射在惨白的书页上,吞噬细小的文字。预先想想哪些事情可能会中途打断你的阅读。你如果抽烟,要把香烟和烟灰缸放在手边。还有什么事呢?要小便?嗯,这你知道该怎么办。你不要期待这本书里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你是个原则上不对任何事情抱任何希望的人。可有很多人,有比你年轻的,也有比你年长的,希望猎奇,从书本中,从其他人那里,从旅游中,从各种各样的事件中,从未来的一切之中猎奇。你则不然。你知道,如果可以抱什么希望的话,那就是希望避免灾难降临。这是你从个人经历、国家大事乃至世界大事中得出的结论。那么,你怎么看待书籍呢?喏,正因你在其他领域都不抱希望,你认为在书籍这个有限的范围内应该让自己名正言顺地享受一下青春时代的憧憬,你的愿望在这里可能会实现,也可能会破灭,但是失望的风险不会太严重。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序言

编辑
前言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第一版是由埃伊纳乌迪出版社在一九七九年六月发表的。在书出版之时,卡尔维诺在报纸和杂志上的许多采访中谈到它。但是对这本书的结构和意义进行思考和辩论的最好机会是由批评家安杰罗·古列尔米的一篇评论提供的:卡尔维诺用如下的这篇评论回答了他,这篇标题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评论发表在《字母表》月刊的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号上。
  亲爱的安杰罗·古列尔米,“在这一点上我要向卡尔维诺提两个问题”,你写道,但事实上,在你发表在《字母表》第六期上的正是以“给伊塔洛·卡尔维诺的问题”为题的文章中,关于我的“旅人”,你提出了好几个或明确或不明确的问题。我将尽我的能力回答你。
  我将从你的文章中不提问题的部分,也就是你的言语和我的言语相一致的部分开始,然后去发现我们的道路互相分开并开始互相远离的那些点。你非常忠实地描述了我的书,特别是精确地定义了被陆续呈现给读者的十个小说类型:
  “……在一本小说中,真实性就像雾一样是不可获得的;在另一本小说中对象被表现得带有甚至是过于稠密和情欲的性格;在第三本小说中获胜的是内省的探求方式;在另一本小说中起作用的是一种被抛向历史、政治和行动的强烈的生存紧张;在另一本小说中还爆发了最为残忍的暴力;然后在另一本小说中增长着一种无法承受的不适和焦虑的感觉。然后有色情堕落小说,大地原始小说,最后是启示录式小说。”(五年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意大利文化学院举行的一次讲座中,卡尔维诺在他对于这本书的定义和描述中大概是想起了这些话:“试图写‘伪’小说,也就是我想像出的由一个不是我并且不存在的作者所写的小说,我把这种活动一直推行到了我的书《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的最深处。这是一本有关阅读小说的乐趣的小说;主人公是男的读者,他十次开始读一本书,而这书由于一些与他的意愿不相关的周折而未能结束。因此我必须写十个由想像出来的作者写的小说的开头部分,他们全都以某种方式不同于我并且互不相同:一篇小说全都是怀疑和混乱的感觉;一篇全都是肉体的和血腥的感觉;一篇是内省和象征性的;一篇存在主义革命的;一篇无耻残忍的;一篇带着固执的疯狂;一篇是逻辑和几何学的;一篇是色情堕落的;一篇是大地原始的;一篇是启示录式寓意的。我试图不仅将自己同化于十部小说的每一个作者,还同化于读者:再现一种特定的阅读的乐趣,而不仅仅是真实的和特有的文本。但在某个时刻我感到自己仿佛被这十个不存在的作者的创造能量所贯穿。但我特别努力要揭示这个事实,即每一本书都是当着其他的书的面产生的,产生于和其他的书的关系和对话中。”)
  正当大多数的批评者为了定义这十个“开头词”而寻找它们可能的模式或来源(并且常常从这些作者名单中跳出一些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的名字,这件事唤起了对一些一直到现在尚未被很好开发的领域的注意:心理联合在一些不同的文本间如何运行,我们头脑中的一个文本通过哪些途径与另一个文本相一致或相近)时,你追寻着我的方式,也就是时常向我自己提出一种文体的和与世界的关系的确立(然后,围绕这个确立,我让对已读的那么多书的回忆的回声自然地聚集)的方式,你在全部十个事例中完善地定义了这一确立。
  在全部十个事例中?如果仔细地看,我发现你所给出的例子只有九个。有一处脱漏,以句号和“于是后来……”标示出来,这个“于是后来……”对应着那个镜子的故事(《在线条交叉的网中》),也就是说对应着一个倾向于像一个理性活动或一个几何形状或一局棋那样构成的讲述的例子。如果我们还想要考察专有名词的近似,我们可以在爱伦·坡身上找出这种叙述模式的最杰出的父亲,而在博尔赫斯身上找到其在目前最完善的到达点。在这两个尽管相距遥远的名字之间,我们可以放置所有那些倾向于将最离奇的激情在一个具有稀薄化了的抽象活动、常常被装备了某种学识渊博的矫揉造作文体的心理气候中加以过滤的作者。
  《在线条交叉的网中》曾被另一些批评家非常强调(也许是过分了?),但却是你遗忘的唯一的小说。为什么?我说,因为,如果你考虑到它,你就肯定会意识到在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的那些文学形式当中,有“被关闭的”和“被计算好的”作品,在这种作品中,封闭和计算是荒谬的打赌,这种打赌所做的只是指出与形式本身似乎意味着的那种(具有齐全性和密封性的)令人安心的真理相对的真理,也就是说传递一个不平稳的、处在破碎状态中的不确定世界的意义。
  但是,如果你接受这一点,你就必须承认“旅人”这一整本书在某种程度上符合这个模式(在一开始,是对一个普遍密谋这个古老的传奇topos的利用——这个体裁的特征,这个密谋是由一些不可控制的势力,以至少是从切斯特顿开始的寓言喜剧的调式进行的,并由一个变化无常的deux-ex-machina操纵的;大骗子这个人物,你会指责我,认为是个太简单的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就是一个我几乎要说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模式中,首要的游戏规则就是“使账对得上”(或者不如说:使得看上去账对得上,而我们知道其实对不上)。“使账对得上”对于你只是一个妥协,而它完全能够被视为一种用来挑战—和指出—下面的空虚的杂技动作。
  总之,如果你没有从表格上跳过(或者删除?)“几何小说”,你的一部分问题和反对意见就将最终失败,就将从有关“不可作出结论性”这个问题开始。(你愤怒,因为我作出结论,于是你自问:“作者的一种漠不关心是什么?”不,正相反,我非常关心,同时计算一切,以使最为传统的“轻松结局”——男女主人公的婚姻——最终封住拥抱着总体混乱的画框。)
  至于有关“没有结束”的争论—你就这个主题说了些在一个普遍的文学意义上是非常正确的话—我想首先要把可能的误会都从场地上清除掉。特别有两点我希望是更加清楚的:
  一,处在我书中心的阅读对象并不是“文学的”,而是“传奇的”,也就是说是一个确定的文学程序—它本身是民间叙事文学的和消费的程序,但是以各种形式被文人的文学所采用——它首先是以将注意力强制在对正在发生的事的持续等待过程中的一个情节上的能力为基础的。在“传奇”小说中,中断是一个外伤,但是它也能被制度化(连载小说的篇章在高潮时刻的中断;章节的切分;“我们回过来再说”)。把情节的中断转变成为我的书的一个结构动机,这一事实有这种确切的和限定的意义,不涉及艺术和文学中的“没有结束”的问题,那是另外一回事。不如说,这里的问题不是“没有结束”而是“中断的结束”,是“结局隐蔽或难以被读出的结束”,不论在文字的意义上还是在隐喻的意义上都是如此。(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生活在一个由开始但没有结束的故事构成的世界里。”)
  二,也许确实我的篇章被中断了?某个批评者(请看卢切·代拉莫,“宣言”,九月十六日)和某位有鉴赏力的读者坚持说不:他们认为这是些已经完成的小说,它们讲了它们应该讲的所有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要添加给它们了。在这一点上我不发表意见。我只能说在一开始我想要写一些中断了的小说,或者不如说:再现对被中断了的长篇小说的阅读;后来我得到了大量的文字,我甚至能够将这些文字作为短篇小说独立地发表。(这是相当自然的事,因为我一直主要是一个短篇小说作者而不是传奇小说家。)
  这本“传奇”小说的自然的收件人和享受者是“一般读者”,由于这个原因我希望他也是“旅人”的主人公。这是双重的主人公,因为他分裂成了一个男读者和一个女读者。对于男读者我没有给出一个性格特征,也没有给出准确的爱好:他可以是一个偶然的和折中的读者。女读者是一个志愿读者,她善于解释自己的等待和拒绝(这些等待和拒绝都是以尽可能最不理智主义的词语表述出来,尽管—甚至正是因为—理智的语言一直不可避免地在日常所说的语言之上退色),这是一个由于无私的激情而对自己作为女读者的社会角色感到非常骄傲的“一般女读者”的升华。这是我相信的一个社会角色,这是我的劳动的前提,而不仅仅是我的书的前提。
  正是关于这种面对“一般读者”,你磨尖了你的最明确的“深入”,你问:“只是和柳德米拉在一起,卡尔维诺,也许是无意识地吧,将一本诱惑的(奉承的)作品引向后来是他的书的真正读者(和买者)的一般读者,同时向他提供不可超越的柳德米拉的一些特殊的品质?”
  这段话中令我不能接受的东西是“也许是无意识地吧”。怎么:无意识地?如果我将男读者和女读者放在书的中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一分钟也没有忘记(因为我享有作者的权利)读者是买书者,书是一个在市场上被卖的物品。认为可以不考虑生存的经济性及经济性所包含的所有东西的人,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尊重。
  总之,如果你说我是引诱者,饶了你;说我是阿谀奉承者,饶了你;说我是集市上的商人,也饶了你;但如果你说我是无意识的,那么我就愤怒了!如果在“旅人”中我想要再现(并用讽喻方式叙述)读者(普通的读者)在一本他从来也没有预料到的书中的纠缠,我只不过是使我先前所有的书中那种有意识的和持久的意图明确化了。如果是这样,在这里将展开一场阅读社会学(甚至是阅读政治学)的谈话,它将使我们远离关于所涉及的书的本质的争论。
  最好还是回到两个主要问题上来,你的争论就是围绕这两个问题而形成的:一,为了自我的超越,可以指望自我的增多吗?二,所有可能的作者能被减少到十个吗?(我仅仅是出于代记忆而这样综合的,但在回答你时,我努力考虑到你的文章的所有论据。)
  对于第一点,我只能说,通过一个有着各种语言学可能性的目录来追寻复杂性,这是这个世纪文学的整整一个部分的一种特征性方式,它开始于那部在十八章中讲述一个都柏林人的随便一天、并且每一章有着各不相同的文体构建的长篇小说。这些著名的先行者并不排除我总是喜爱要达到你所说的那种“可支配性的状态”,“靠着这种状态,与世界的关系就能不仅是以认识的术语展开,而且是以探求的形式展开”;但是,至少在这本书的持续时间里,“探求的形式”对于我来说仍然是与背景的主题统一性相汇合(或从这个主题统一性散发出来)的一个多样性的——以某种规范方式的——形式。在这个意义上,没有特别新的东西:在一九四七年,雷蒙·盖诺就发表了《风格练习》,在这本书中,一件只有几行的逸事被用在九十九个不同的版本中。
  作为典型的传奇小说的情形,我选择了一个草案,我能这样来确切地说明这个草案:一个以第一人称讲述的男性人物发现自己要充当一个不是他的角色的角色,他处在这样一个形势中,由一个女性人物实施的吸引和一个敌人集体的暗中威胁的逼迫,在他身上毫无退路地纠缠在一起。这个基本的叙述核心,事实上我在我的书中以《一千零一夜》的伪故事的形式表明了出来,但是我觉得没有一位批评者(尽管许多人都强调了书的主题统一性)将这种形式指明出来。如果我们愿意,同样的情形可以在这本书的框架中被辨认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主人公身分的危机来自没有身分这个事实,他是一个“你”,而任何人都能在这个“你”中认出他自己的“我”)。
  这个情形只不过是我强迫自己玩的游戏的限制或规则之一。你已经看到在“框架”的每一章里,将要紧跟的小说的类型总是通过女读者的口指明出来。此外,每一本“小说”都有一个标题,这个标题也回答着一种必要性,因为接下来被读到的所有标题也将构成一个“开头”。由于这个标题从文字上看一直是从属于讲述的主题,每本“小说”都将从标题与女读者的期待的巧合中产生,这个期待在前面的那一章中已经被她表述出来了。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告诉你,如果你好好地看,你找到的不是“在其他的自我中的认同”,而是一些必经之路的格栅,它是这本书的真正的生育机器,就像雷蒙·卢塞尔作为他的传奇小说活动的出发点和终点向自己提出的那些头韵法。
  这样我们来到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正好是十个小说?回答是明显的,并且你自己在更前面的某一段给出了这个答案:“必须确定一个适当的界限”;我当时也可以选择写十二个,或七个,或七十七个;写为了传达出多样性的意义所必需的那样多。但是你立即抛出这个回答:“卡尔维诺过于明智地确定了十个可能性,为的是不暴露出他进行综合的意图和他本质上对于一场更加不确定的比赛的不可支配性。”
  我在这一点上向我自己提出质问的同时,我几乎要考虑:“我陷入了怎样糟糕的境地?”事实上,关于全体的想法,我一直都有一种反感;我不承认自己有“综合的意图”;但是,还是写出来更令人放心:在这里我说的—或者我的人物西拉·弗兰奈里说的—正是“全体”,是“所有可能的书”。问题涉及的不仅仅是“所有的”书,更是“可能的”书;你的反对意见针对的就是这里,因为第二个问题立刻就被你这样重新表述出来:“难道卡尔维诺相信……可能的事物与存在的事物是一致的?”并且你非常暗示性地威胁我“可能事物不能被列数,它从来也不是一个加法的结果,并且它主要的特征是一种消逝的线,在这条线上每一个点都分享着整体的无限特征”。
  为了试图摆脱这种糟糕的境地,也许我应该向自己提的问题是:为什么是这十个小说而不是别的十个?清楚的是,如果我选择了这十个小说类型,这是因为我认为它们对于我更有意义,因为它们最适合我,因为它们最使我乐于写它们。有另一些小说类型不断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本来能够将这些类型添加在列表中,但是,或者是我不肯定自己能成功,或者是它们没有呈现出一个我认为是相当强的明确吸引力,或者干脆就是这本书的草案已经足够充实了,我不想扩充它了。(例如,有许多次我想:为什么叙述者我必须是一个男人?而写出的文字是“女性的”?但是存在一种“女性的”文字吗?或者能不能为每一个“男性的”小说的例子想像出“女性的”对等者?)
  于是我们说在我的书中,可能的事物不是绝对地可能的事物,而是我认为可能的事物。但也不是所有的我认为可能的事物;例如,我没有兴趣重新经历我的文学自传,重做我已经做过了的叙述类型;它们应该是一些处在我所是并所做的可能事物之外的可能事物,能够被由我向外的一个跳跃就达到,而我则停留在一个可能的跳跃的界限之内。
  我的书的这种限制性的定义(我把它提出来,以否认你强加给我的那些“综合的意图”)有可能最终将给予这本书一个贫穷化了的形象,如果它没有考虑到一个始终与这本书相伴随的相反方向的动力:这就是我当时一直在自问我正在做的工作会不会有一个不仅仅对于我而且对于其他一些人的意义。特别是在最后的阶段,当时这本书实际上已经完成,它的许多连接处不许可有进一步的调整,我焦急地想要确认自己能不能在概念上为它的情节、它的过程、它的次序作出解释。我为了我的专用的个人的解释,尝试了各种不同的梗概和草案,但我从来没有成功地使它百分之百地达到精确。
  在这个时刻我请我的一位最明智的朋友读我的稿件,想看看他能不能给我解释这件事。他对我说,他觉得这本书在连续的删除中进行着,一直到删除“启示录小说”中的世界。这个意见和我在同时对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接近阿尔莫塔辛》的再阅读促使我重读我的(这时已经完成的)书,把它当做对“真正的小说”和对于世界的正确姿态的探求所能够是的样子来读,在这种探求中,每一个开始并中断的“小说”都对应着一条偏向的途径。在这个观点看来,这本书(在我看来)于是就再现了一个消极的自传:我以后将会写的和我已经偏离的小说,还有(对于我和对于别的人来说)一份各种生存态度的指示性目录,这些生存态度通向同样多的被禁止通行的途径。
  这位明智的朋友提及柏拉图在《智者篇》中为了给钓鱼者下定义而使用的双重选择:每当一个选择项被排除时,另一个选择项就分岔为两个选择项。这个提醒足够让我致力于根据这种方法画出一些草图,以说明书中的这种明确路线。我告诉你其中一幅草图,在这幅草图中,你将发现,在我对十个小说的定义中,几乎总是你使用过的那些语言。
  在最后一个环节能够与第一个环节连接在一起这个意义上,这个草图可能有一种循环性。那么,是不是综合性的?在这个意义上,确实,我很高兴它能这样。在被这样画出的落空的边界之内我圈出一个白色范围,在这里放置对于你所提倡的唯一的不具有欺骗性的世界的“否认”态度,因为你宣称“世界不能被见证(或宣扬),而只能被否认,被用每一种个人的或集体的保护所资助,被复原到它的不可还原性”。
  (陆元昶译)

卡尔维诺经典: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名人推荐

编辑
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和卡尔维诺三人同样为我们做着完美的梦,三人之中,卡尔维诺最温暖明亮。
  ——作家约翰·厄普代克(JohnUpdike)
  卡尔维诺的想象像宇宙微妙的均衡,摆放在伏尔泰和莱布尼兹(Leibniz)之间。
  ——符号学大师艾柯(UmbertoEco)
  卡尔维诺的《为什么读经典》,让人看到一个作家的文学视野可以这样开阔,而他的小说叙述既保持了说书人的腔调,又同时有哲学头脑,能够把游戏、数学、诗歌、哲学结合一起,又不那么满、那么实,还能留出空间让阅读者参与进去,卡尔维诺的书证明了写作的各种可能性,他的书值得反复阅读。
  ——莫言
  我不能强求大家喜欢他的每一本书,但是我觉得必须喜欢他的主意:小说艺术有无限种可能性……
  ——作家王小波
  现代小说的最高成就:卡尔维诺、尤瑟娜尔、君特·格拉斯、莫迪阿诺,还有一位不常写小说的作者,玛格丽特·杜拉斯
  ——作家王小波
  批评家们乐于把卡尔维诺与纳博科夫和博尔赫斯相提并论,实际上,卡尔维诺的影响力要更大,也更持久些。……卡尔维诺的故去,意味着纯文学的终结。至少对于西方文学来说是如此。
  ——文学评论家陈晓明
  卡尔维诺的奇特之处就在于他能从一个针孔走进去,打开一个很大的世界,并在里面再搭建一个精巧的宇宙。
  ——李敬泽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